中国建筑装饰协会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设计 > 精英访谈 > 内容页

杜昀:我们还欠缺一个完善的体系

来源:中华建筑报 作者:马生泓 时间:2012-03-01 15:32:00 [报告错误]  [收藏]  [打印]

核心提示:杜昀,加拿大安省室内设计师协会会员,注册室内设计师。

 \
杜昀

  在从业经历上,杜昀有一个辗转的过程:在深圳做室内设计,到了加拿大发现那里的人很瞧不草上室内设计师,因此考取了加拿大安省OAA注册建筑师,做了建筑设计。再次回深圳,中国正值建设发展繁荣时期,他在专业上,也就建筑设计、室内设计各占一半了。

  记者:国内的室内设计相比较建筑设计,起步还是比较晚的,各种制度还不完善。

  杜昀:对,不仅仅中国如此,世界上其他国家也如此。我在加拿大安省的时候加入了建筑师协会,安省的建筑师协会是自主管理的协会,它拥有非常大的实际权利,这个权利是国家管理机关授权给的,有发证权,它直接决定着建筑师能不能行业。

  记者:这种协会是官方的吗?

  杜昀:纯民间的。

  记者:我也听从加拿大回来的设计师说过,它对行业内的人是一种约束,但也是一种保护。

  杜昀:是的。在加拿大你不能随便在名片上印上我是建筑师,一样要写明你是哪个协会的建筑师,我的建筑师名号后面一定要写上OAA,OAA有几百个注册建筑师,各人有各人的专属号,如果你超越了专属权,别人就可以起诉你。

  记者:我认为这是这个行业走向正规、健康发展的标志,现在好像中国还没有这样的一个协会。

  杜昀:对。我认为还有一个成熟的标志是建立一套信用体系。刚刚我们谈到的是建筑师协会,由于发展的时间不长,室内设计相关的体制不完善是全球的一个通病,室内设计行业不独立、滞后,行业门槛低,管理较为松散。

  近几年,室内设计可以说有发展,但速度还是比较慢。就拿加拿大安省来说,相比较建筑师,室内设计师得到的约束和保护较弱,其间所反应的问题很复杂。但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加拿大多省联合在为室内设计师争取权益,试图使这个行业尽快走上健康的发展道路。

  建立信用体制

  记者:以你从业的经历来看,针对国内的室内设计行业的不完善,你认为主要症结在哪里?

  杜昀:常听到有人会说国外这个行业很规范,其实国外也不见得多规范。那我们自己怎么做才能做到完善呢?很多设计师会说材料不到位、施工不到位、业主有问题之类的话。室内设计也是个较为复杂的社会工作,作为业内人士我们看问题不能一叶障目,有些问题是现象。出现这样的或者那样的问题,实质是我们缺乏一个完善的体系。

  从设计到施工,我们没有一个信用体制。例如,有资质的人不干活,没资质的挂靠有资质的,所产生的问题是,实际做项目的人并不关心品牌的问题,交所谓的管理费用,工程完毕,拿了钱走人;而有资质的人,项目不是他做的,他也不会去关心项目以及和项目相关的事情,尽管收取管理费。这么做,如何能建立起信用体制呢?

  信用体制建立起来的关键是,一定要设计师自己努力:自己做项目,自己掌控项目,建立自己的品牌,维护自己的品牌形象。 除此之外,行业的透明程度也是信用体系中很重要的一点。

  在我们国家,很多东西看上去都很有想法,但是看细微的地方就没法看了,这是个很大的问题,导致这个问题的原因无外乎一个完整系统的缺乏。而这个系统的牵扯面是比较复杂的。在此,我们不妨作个对比:国外设计师的权利是比较大的,由于此前他所建立的信用纪录足以证明自己是一个有信用的人,所以在项目中,他会推荐很多材料过去,而在这个推荐过程中,他也许会获得一笔折扣价,这在这个行业是公开的。

  但是对于中国来说,大家不把这个问题谈明,人们都在相互猜疑。所以国内的设计师在做项目时候,一般避免提供厂家来源,这就变成了一个双方猜哑谜的过程。设计师明明知道哪里有合适的材料,但就是不告诉你,因为告诉你他就会有嫌疑。假如你找了替代品,设计师又不认可,这就变成了一个博弈的过程,这样的一个博弈很难在最后达到一个好的结果。

  这对于设计师来说确实是件很苦恼的事情。系统完善的与否对于行业的影响特别大,有信誉的问题,有支撑的问题,这是这个行业在国外的最大的区别。实际上,设计师在中国有很多机会,室内设计行业,除了设计费比欧美低一点外,其他都不低,浪费非常严重--时间的浪费、材料的浪费以及在不信任的前提下精力上的浪费。和和项目相关的一切,在国外就是明码标价,总包、分包……各层收多少管理费都是摆在明处的,是合理的。在欧美,这个行业的透明度和信用度保障了这个行业向前发展,大家在一个互相信任的前提下合作,而不是像我们在一个互相猜疑的情况下合作。

  核心问题是,要调整行业系统

  记者:您刚才反复提到信用体系,那目前国内设计行业普遍存在的快速设计,这个问题无论普通设计师还是著名设计师基本都会回避这个问题,是不是也和您所说的体系有关呢?

  杜昀:迅速的设计、迅速的开工、迅速的完工,这确实在我们国家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但是我并不认为这是症结的唯一所在。活做得粗糙,首先要归结到国民性,中国人在文化上就是大概文化,不求精,自古如此。请比较一下我们明清的建筑流传到日本之后的发展,细节上差很远。这很难说就是缺点。但是我们要承认这个问题,这是一个即成的事实。

  我去过国外的很多地方,比较注重东西方设计的对比。其实类似于我们的这种情况,很多国家有过。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上,西班牙馆的设计也很引人注目,但是和英国馆相,你就知道两个国家的做事风格,这是不用回避的。在细节上,我们和这些国家的确有差距,因为速度快使得人们没有时间思考。但这并不是关键,关键是我们还没有系统化,没有好的管理系统、施工系统、设计系统……如果有一个好的系统你一样可以快,一样可以做得精致。 项目的问题,其实我认为快只是一个导火索。

  记者:我们看到快其实就是一个现象、表象,真正的这些问题并不是快所导致的。

  杜昀:对,我认为快只是一个现象,而追求快是和我们的系统缺失有着很大关系的。

  记者:上面谈到的是国内室内设计的一些欠缺,有欠缺就会有不欠缺的,您有没有一些看法?

  杜昀:国内的室内设计我认为不欠缺的,就是中国人的自信,中国人有高度的创意能力和高度的模仿能力,这是我们长项。

  记者:相比较现状,如何才能使得室内设计行业又好又快地发展?

  杜昀:我认为最核心的问题是要调整行业系统,建立信用体制。让市场规则去管事,不要用政府手段去管事。 我觉得市场化承认的东西是最有生命力的,政府不要参与过多。行业要发展,可以借鉴国外的经验,市场这把尺子所丈量出来的,应该就是核心标准,让市场经济说话。

  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

  记者:建筑师和室内设计师在某些方面并不是截然分开的,就像您即是建筑师也是室内设计师,如果二者只能选择一个的话,您愿意做建筑师还是室内设计师?

  杜昀:建筑师,我已经选择过了。

  记者:那你现在的项目主要是室内设计还是建筑设计呢?

  杜昀:都有。但是我自己在建筑上花的精力更多一点。

  记者:您最崇拜当下的哪位同仁?

  杜昀:没有崇拜的人。我经历了从“文革”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文化动荡时期,很难有信仰,眼睁睁的看着共产主义理想破灭是很不愉快的。我现在会信佛。专业上特别崇拜谁谈不到。但确实有些设计师的某些设计我是很欣赏的。我判断一个设计师是看他的作品,我觉得最高境界就是当你进入这个空间时候,对空间的感受与自己的共鸣纠结在一起,被感染着。

  记者:作为设计师,你对你自己现在的状态是不是满意?

  杜昀:我觉得作为设计师来说,在中国这个时代,合适的时间做合适的事情,在合适的地点做合适的事情,我赶上了,知足者常乐。

  记者:您对您的职业表现能打多少分?

  杜昀:我对我自己的职业表现还真没有打过分。作为设计师我认为自己的才华还不够的,职业上的表现来说做最多打70分。三十而立,四十知不惑,我早已过了不惑的年龄,不会觉得自己是大师,有自知之明吧!

  记者:您觉得这个职业您会做到多大的年纪?

  杜昀:这个行业可以做到很大的岁数。上周末在广州设计周上,我陪着日本的建筑大师矶崎新,从接他到送他。老人家79岁了,仍然很热衷谈他的项目。他腰板很直,走路很快,思维很敏捷。这让我很感慨。设计师可以做到很大年纪,但我不希望10年以后自己还像现在一样地做。我不希望在压力下做事。设计的最高境界是,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

免责声明:本站除了于正文特别标明中装新网原创稿件的内容,其他均来自于网友投稿或互联网,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全部或者部分文字、图片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所发布图片或文字内容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本站工作人员予以解决。QQ:2853295616 手机:15801363651。
投稿|推荐|提问
特邀
热点推荐
最设计更多>>
最话题更多>>
设计企业档案更多>>

友情链接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