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建筑装饰协会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设计 > 焦点 > 内容页

普利兹克奖得主莫内欧:建筑师的工作是渗透城市

来源:abbs 作者:舒米-博斯 时间:2017-07-18 10:26:56 [报告错误]  [收藏]  [打印]

核心提示:虽然拉菲尔-莫内欧在1996 年获得了普利兹克奖(Pritzker Prize),在2003年获得了“英国皇家建筑师协会金奖”(RIBA Gold Medal),但正如他从事建筑工作一样,他仍然保持了和蔼、谦虚、平易近人的风度。

  西班牙建筑师拉菲尔-莫内欧(Rafael Moneo)最近将在伦敦的皇家艺术院举行年度建筑演讲。记者舒米-博斯(Shumi Bose)在莫内欧的位于马德里的办公室里,谈论他在马德里的60年的工作。

  虽然拉菲尔-莫内欧在1996 年获得了普利兹克奖(Pritzker Prize),在2003年获得了“英国皇家建筑师协会金奖”(RIBA Gold Medal),但正如他从事建筑工作一样,他仍然保持了和蔼、谦虚、平易近人的风度。

  以下是莫内欧和记者博斯的对话:

  博斯:我想,我们还是从马德里开始吧。您在这儿已经工作了几十年。

  莫内欧:我从1954年以来一直在马德里,到现在已有60年。可以说,马德里是我的家乡——尽管我依然相当依恋我的出生地——纳瓦拉(Navarra)。但我的职业生涯深深地扎根在马德里。

  关于建筑师与城市的遗产的关系

  博斯:2012的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你就建筑师与城市的遗产的关系,写了一篇伤感的文字,去配合你在马德里的许多项目的图纸。

  莫内欧:我很明白,城市环境正在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全球化不再是等待发生的事情而是已经发生了。但我仍然认为,城市能够保留或保持一些建筑师在特定的时期的印迹。

  以马德里城为例,它实际上辜负了许多建筑师——例如18世纪晚期的建筑师维兰绍瓦(Villanueva)。并不是因为他对美丽的建筑负责。虽然我认为他的普拉多博物馆是欧洲19世纪最好的建筑之一,相反,对他建立的这种模式有某种感情。主要是在建筑的比例方面和将砖和石头组合在一起的方法方面。

  他的同行从他那里学到一种特殊的方法;一种自尊和竞争的意识。

  这是我在世界各地的城市注意到的事情。在那里你仍然可以感觉到某些建筑师的存在。这种情况不可能再出现了;结果,建筑师现在需要扩大其业务领域去考虑整个世界。

  你可以说这是怀旧,但它是美妙的日子,建筑师觉得能够在特定的城市留下他们自己踪迹——不只是为了满足建筑师自我,但更多的是因为我认为建筑师的工作与城市有密切的关系。

  与城市共同生存,并且看到你的工作能够渗透这座城市,这是对建筑师最好的报偿。

  博斯:就你自己来说,你在一个城市工作了60年,你能享受它的哪些东西?

  莫内欧:我一直很幸运。尽管我的工作在某些情况下受到限制,大部分工作涉及到现有建筑的扩展。总的来说,我认为我很幸运,能够工作,并且和这个城市合作。

  我最高兴的是,在马德里最重要的街道之一——卡斯蒂利亚大道上看到我的作品——有西班牙国际银行(BankInter,1976)、扩建的Puerta de Atocha车站(1985)、扩建的普拉多博物馆(Prado Museum ,2007)和西班牙银行(Bank of Spain ,2006)。

  博斯:谈到拓展业务领域的问题,在英国有很多建筑方面的讨论,并且在政治范围内可能更多地涉及到建筑师。你对这个问题的感觉怎么样?

  莫内欧: 在真正形成可能的城市规划上,我们可能缺乏自信。现在,城市是不能控制的——你必须追随其后。是在理想的条件下,按照它自身的紧迫性开发。

  那就是改变城市规划者的角色,以更灵活地,在不损害整体景观,了解开发的局限的情况下,改变城市。但最终城市规划是失败的。

  事实上,大多数总体规划不会持续到一个策划者的一生,所以你看到的是城市发展的片断之后的片断。所以你试图增加这种关联。然而,每一代人都试图认为,他们能够支配或有最后裁决权。

  博斯:抛掉这些看法,而是承认你只有有限的观点——然而,保持一种整个城市的层次认识,去做你应该做的…在我看来,有不同的看法,可能需要接受你谈论的价值;政治家的问题,钱的问题。

  莫内欧:在这一点上,我要说,即使我提到这种片断发展理念,建筑师仍然必须考虑我们所做的可以比我们实际上可能想到的有更长的时间。在建筑中,很多东西是创新支配的,并且是很短的时间就形成。

  建筑在它落成之后,在它被许多媒体宣传之后,就成为过去。但一个建筑师需要考虑一种对抗这种价值观的建筑;需要考虑一种超越这种瞬间的建筑。而建筑如艺术家的作品一样,很可能是短命的。这就是今天的矛盾。

  但消失的艺术品,主要是照片或某些收藏品。对建筑来说,因为它所处的经济结构,不允许你按照同样的条件来考虑。

  博斯:你的作品大概会抵制这种瞬时消费现象,也许是因为它有太多不得不认识的东西,并且将它自己嵌入在过去的作品中。

  莫内欧:现在的建筑师更多地卷入建筑工业,更加倾向于来自经济方面的压力,而不是倾向公共管理的合理性。建筑物的约束在某种程度上更宽松,现在,实际上更容易建设。

  如果是这种情况,你留下的只是这种瞬时的力量的形象;你发现自己试图探索一种形象的价值。但不是每一幢建筑都能充当这种形象的角色。

  因此,我更喜欢考虑建筑嵌入城市。所以我打算回到背景问题的研究。

  当你把你的建筑留在这个城市时,你就以某种方式改变了这座城市的整个环境。因此你正在创建一个新的环境或背景,而不是被迫保持某种东西。

  并且,这样也许解除了忧郁。它为那些我们称为地标的、经常是非常重要的设计留下了空间。但同时也有很多时候,建筑师可能被要求做别的事情。


免责声明:本站除了于正文特别标明中装新网原创稿件的内容,其他均来自于网友投稿或互联网,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全部或者部分文字、图片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所发布图片或文字内容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本站工作人员予以解决。QQ:2853295616 手机:15801363651。
投稿|推荐|提问
特邀
创意家居馆更多>>
热点推荐
最设计更多>>
最话题更多>>
设计企业档案更多>>

友情链接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