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建筑装饰协会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设计 > 焦点 > 内容页

谁是中国最有价值的设计师?

来源:新浪博客 时间:2012-06-20 13:39:39 [报告错误]  [收藏]  [打印]

核心提示:马岩松、马可、蒋琼耳、杨明洁与如恩设计,他们未必是最赚钱、最出名、最“中国”的设计师,却以他们的设计在不同的领域启发了同一个命题:如何让中国设计变得更有价值。

  马岩松、马可、蒋琼耳、杨明洁与如恩设计,他们未必是最赚钱、最出名、最“中国”的设计师,却以他们的设计在不同的领域启发了同一个命题:如何让中国设计变得更有价值。

  2012年,中国设计界终于有了多年不遇的大话题。这边厢,蒋琼耳主导的上下品牌经受不住国内的冷遇,宣布将在年底于巴黎开设分店;那边厢,普利兹克建筑奖破天荒颁给了一个持中国护照的中国人,即便他所被称道的作品早已存在了五六年。

  小话题则有Masha Ma去了巴黎时装周,广州入围了“Wallpaper*”最具创意城市……还有法兰克福展上,“中国设计”一举囊括十项“匹诺曹奖”中的七项。我们已经有了许多本国外设计杂志的中文版,但跟时尚杂志的中文版一样,上面登着最赏心悦目的——不是中国的。

  撇开早几十年就发展起来的香港和台湾地区,“中国设计”这个词一度很热闹。那时,世界创意产业大会在北京召开,上海成了全球有最多个创意园区的城市,各大杂志增开设计栏目,拉格斐带着香奈儿和芬迪来作秀——顺带,我们觉得设计师都光鲜得跟他一样。但这些很快就被各大设计展上中国人受的冷眼冲淡,变成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吐槽:媒体抱怨设计师只会做加个中国结的“中国设计”、要不抄袭严重连带着他们也不受欢迎,设计师抱怨客户品位低下、自己只是个用苹果电脑干活的民工,买单的人则抱怨设计贵且没有设计杂志上那么好看、不懂为什么值那么多钱。

  有人开始静下心来想到底什么是中国设计,有人回过头去看这些光鲜中多少不属于文艺青年的群体性意淫,有人借用日本设计20年前的情状进行推断,也有人用西方设计对传统的态度来假设自己。但当有人试图推出中国设计主打的奢侈品牌,“中国设计该值多少钱”终于成了众矢之的。设计与艺术、与奢侈品在意识中掐架,以至于中国设计在丢失了“中国”的同时,也丢失了设计最重要的特性之一:宜用。

  但中国的创意产业产值每年仍在以超过20%的速度增长。在收入最前的设计事务所上,国字号的建筑、水利、机电工程公司压倒全部,就连被视为大头的汽车大牌在中国开设的设计公司都入不了席。它们是产出最多的“中国设计”,也是产业繁荣数字的贡献者。那支在纽约时代广场上被播放的国家形象宣传片,总结了中国设计的问题:不缺技术,它的病症与所有“缺乏大师”、“缺乏美学教育”、“缺乏根植于文化的系统思想”……一样,来源于社会对人的确切生活的忽视。

  这一次,我们邀请了5位长期关注中国设计、尤其是大陆地区设计发展的设计人,请他们谈谈谁在做使中国设计有价值起来的设计。他们的观点也许并不一致,但对于如何使中国设计更有价值,他们的意见十分统一:抛开所谓东西方理论的不同,接受自己的文化哲学,踏踏实实地活在当下,做一些真正能启发人去思考中国哲学的设计。

  中国设计五人谈

  怎样做有价值的中国设计

  跨界创意人欧阳应霁

  设计必须实用及可循环利用

  在目前,“什么才算是有价值的设计”是个有争议的议题——这个问题会免不了把设计与一些品牌甚至是名牌、商业上是否成功、能够养活整个设计团队等等评判标准连结起来。这就有点忽略了设计有没有真正为大众、为人民服务,有没有让人的生活变得更美好。现在,很多我们看到的中国设计,不论是内地、香港还是台湾,都是表面的产品,并没有好好为更多人设计。这种方向是我不太乐意看到的,如果设计都朝着这种方向发展,算是蛮危险的。

  做设计的人一定要有很强的环保以及珍惜资源的意识,因为我们要面对资源的过度开发,也要知道这些产品是要为更多平常的人服务。拿建筑界来说,就有一些设计师很关心灾后重建,并会放进一些人文或是美学设计标准的创作。而在产品与服装设计这个方面,也有一些设计师是从一般人的生活出发,这一批设计师的作品虽然不是非常亮眼,也不经常得奖,但是我乐意看到的。比如香港的green at kubrick团队,他们近期在油麻地做了一个展览,整个系列都是用回收的制材,比如陶瓷、菠萝叶子、回收牛奶、咖啡渣等等制作出的一些生活用品。他们也去了巴黎的一个家用品的展览,赢得了很多买家与设计研究者的关注,欧洲市场很看好他们的设计方向。这种设计路线就是我比较欣赏的。

  马可也是我欣赏的设计师,她退下例外这个品牌,专心做“无用”系列。她在做的可能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设计,而在艺术的层面去探索衣服的可能性。最近她展出了一系列从山区中收集回来的山区居民的衣服,这可能算不上她的设计,但她把它转化成为了一种强烈的视觉表现,让衣服的质材来说话。这就引起人们更大的反思。而做得顽皮好玩一点的,就有广州的工业设计师石川。他回收了很多水瓶,做出一个有点儿像玩具的、有点儿像摇椅的设计品,并为它起名叫神马。这就属于有概念,又与环保这种绿色形态很好结合的设计。

  在我看来,设计的两个重点是实用以及可循环利用。我比较老派,认为设计就是要解决问题。这是我的英国教授教给我的理念,我也很认同。设计上的解决问题更包括发现和观察问题,并非实用这么简单,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设计师会认知社会,认知自己,认知整个周围的人群。这就不仅仅是设计师个人的动作,而是让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在生活中,运用设计的概念来解决遇到的问题。

  对于大陆的设计,我一直在观察。最近我非常留意在北京做家具设计的一个设计师,叫做古奇高。他就是在做小规模的木家具设计。80后在设计这条路上应该怎么走,他算是一个榜样。从设计的环境上讲,从教育到整个社会,整个群体的精神面貌与素养,确实也在相当程度上决定了环境的好坏。如果大家只是很功利地以炫耀为目的,认为我拥有这个设计品就是为了代表我的地位、我的某种财富,如果主流的认知是这样的话,那么就会与设计的理想状态越来越远。

  《时尚家居》主编、执行出版人殷智贤

  设计哲学需要一个有大师群的社会

  在建筑这个行业,中国这几年出了一些不错的设计师。王澍之外,我还特别喜欢张永和——他们对于整个中国设计群的启发力是非常卓越的,因为他们表现出了一个中国人所具备的中国式思维。而我们中国的设计,之所以在国际上没有获得与文明古国相称的地位,就是因为设计不构成启发力,不会让别国的设计师想,只有中国人才会用这样的方式解决某个问题。只有活儿,而没有一个独特的价值呈现给世界。

  要做有独到价值的设计,首先你要有独到的思维。按照老外的思路去想问题,你想不过人家。而换另一个层面,老外却能够按照中国人的思路去问问题。这就是为什么获得红点奖的那把阴阳椅,竟然是西方人设计出来的。究其原因,首先,你要是个有思考能力的人,你才能去学习别人。西方看东方已经持续了很多年,但前提是他自己有一个成体系的思维方式,他作为一个成熟的人,去看东方人怎么理解这件事情,就有能力解读。中国也有看西方的传统。青花就是看西方的成果。只不过后来我们太自卑了,把自己全部否定。我们现在再粗俗,毕竟还是中国人,有些根深蒂固的东西,不经由学院、传媒,仅仅经由生活方式本身,都会对你产生影响。可能不深刻,不形成体系,但怎么着都还是中国人。

  我非常喜欢阿尔瓦·阿图,他的设计表现出人对自然的尊敬、喜爱,人在自然中的喜悦,这应该就是我们与这个世界的关系。而像央视新大楼,就对周围的环境完全没有尊敬,给人感觉很粗鄙,很没有教养。大火事件之前我跟央视的人吃饭,就说,你们大楼里不能着火,不能发生恐怖事件,不能有人心梗脑溢血,不然必死无疑。因为它从底层到顶楼要换5次电梯,就算中间没人占用电梯,都要20分钟。设计根本没考虑到灾难发生后,人该怎么办。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这个设计都糟透了。

  今后中国设计界的路,是比前30年更难的。因为认字算是简单的,遣词造句是没有止境的。你并不知道你在某一个阶段会停留多久。中国现在第一要解决的问题是设计哲学,这就需要出大师,但大师的诞生不是一个人的成功,需要一批人养着他,各个领域都有族群,这些族群长期互动,才能够托起一位大师——他其实是一个群体的结晶。今天的中国,每个领域都缺少大师,没有一个大师群,很难造就一位精神或文化上的巨人。但中国人挺好学的,国学的复兴速度也挺快。虽然良莠不齐乱七八糟什么都有,但混乱时期是必然的,你就让它乱着,到最后它自然就会去芜存菁,歪理邪说自然被干掉。

  设计其实就是解决生活中某些形而下的需求。有一些好的设计在解决形而下的问题时,也会触及到形而上。但在中国,各个领域都缺大师,我们就严重缺失形而上的需求。现在,还有多少人的生活是充满诗意的?因为你不追求。你不追求就不消费,不消费就没有生产。比如说你要一个喝水的杯子,但你的唯一要求就是证明你买得起香奈儿,那么人家给你造个杯子上面打个双C,设计到此为止。如果整个民族的精神处在这个层面,那么设计也就只发生在这个层面。

免责声明:本站除了于正文特别标明中装新网原创稿件的内容,其他均来自于网友投稿或互联网,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全部或者部分文字、图片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所发布图片或文字内容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本站工作人员予以解决。QQ:2853295616 手机:15801363651。
投稿|推荐|提问
特邀
热点推荐
最设计更多>>
最话题更多>>
设计企业档案更多>>

友情链接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