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建筑装饰协会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资讯 > 要闻 > 经济观察 > 正文
发改委:预计2016年经济增量5万亿 2017年“高成本时代”到来
来源:中装新网整合    时间:2017-01-11 09:06:18   [报告错误]  [收藏]  [打印]
  核心提示:中国经济增长也为全球经济提供了充足的动能。“最近IMF发布报告,德国之声网站刊发了评论文章,他们讲到,2016年中国为全球经济增速贡献了1.2个百分点,美国和欧洲分别是0.3和0.2个百分点。”

  1月10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主任徐绍史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一季度、二季度、三季度GDP增速都是6.7%,预计全年也可以在6.7%左右。

  徐绍史表示,现在预计,2016年我们国家的经济总量会突破70万亿人民币,增量大约是5万亿,这个增量与五年前年增长10%的增量基本相当,相当于1994年我们国家的经济总量,在全球主要经济体当中表现也是突出的。

  中国经济增长也为全球经济提供了充足的动能。“最近IMF发布报告,德国之声网站刊发了评论文章,他们讲到,2016年中国为全球经济增速贡献了1.2个百分点,美国和欧洲分别是0.3和0.2个百分点。” 徐绍史说。

  徐绍史表示,按照这个比例,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可以达到30%多。从2009年首次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第一大贡献国以来,我们持续为全球经济提供了充足的动能。

  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的同时,“三去一降一补”的重点任务已经取得初步成效。

  去产能方面,徐绍史指出,去年去产能的年度任务已经提前超额完成,我们确定的钢铁去产能目标是4500万吨,煤炭去产能目标是2.5亿吨,这些产能涉及到需要重新安置职工,煤炭2.5亿吨的产能涉及到62万职工,钢铁4500万吨的产能涉及到18万的职工,到去年年底安排的职工已经接近70万。

  徐绍史介绍说,钢铁工业协会会员企业前年1-11月亏损529亿,去年1-11月盈利331亿,煤炭企业的利润也增长了1.1倍。商品房待售面积,从去年1月份以来已经连续10个月下降,市场化债转股和企业兼并重组也在有序推进,实体经济的成本有所下降,重点领域的补短板工作也取得了积极成效。

  在提前超额完成去年去产能任务的同时,徐绍史表示,更重要的是具有探索破解深层次矛盾路径的意义,政府从制度供给入手来深化改革,探索建立了一些市场机制,比如说中长期合同制度、储备产能制度、增减挂钩减量置换指标交易制度、最低库存和最高库存制度、政府行业企业联手防范价格异常波动制度等做了探索,所以这个意义非常重大。(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那么你知道2017年中国经济将应该9个大变脸吗?

  当前,中国正处于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内外环境都发生了很大变化,面临种种挑战。在此背景下,2017年中国经济正面临9个超级大变脸。

  2016年中国经济全球瞩目,从楼市调控,债务问题到人民币贬值、从实体经济下滑风险加大到资本外流引发不安,种种现象都指向一个命题:2017年,中国经济到底怎么走?同时当前,中国正处于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内外环境都发生了很大变化,面临种种挑战。BWCHINESE中文网认为,在此背景下,中国经济正面临9个超级大变脸。

  变脸一:“超高速增长时代”结束

  在过去30多年中,中国经济总体是呈周期性波动。在周期性波动中,一般说经济下滑到底部后还会反弹到原来的高度,但这次不一样,不仅有周期性的波动,且经济增速在换挡

  这意味着经济下来后不一定能反弹到原来高度。回顾历史不难发现,中国经济在2010年第一季度GDP增速达到了一个阶段性峰值:12.1%;此后开始下行,一直下滑到2014年的7.4%,2015年第一二季度,进一步下降到7.0%。也就是说,中国经济持续下滑了5年时间,GDP增速下降幅度约40%。

  从宏观经济来看,未来五年中国经济增长都是总量放缓的过程。今年三季度GDP增幅达到6.9%,创十年来新低,未来五年还会继续不断创出新低。也就是说,高速增长的时代结束了,经济进入新的增长阶段。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表示,中国经济年均超10%的高速增长时代已经结束,迈入了增长放缓转而寻求稳定增长的“新常态”。

  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德怀特·帕金斯(DwightH.Perkins)认为,当以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人均GDP介于10,000美元至16,000美元之间时,经济增长放缓是正常的。

  现今绝大多数高收入国家都曾经历过这样的阶段。之所以会出现增长放缓,与经济结构调整有关系,例如农村劳动力过剩状况的终结、以及经济从制造业为主逐步转向服务业为主等。

  而且,从某种程度上看,如今中等收入国家不再能单纯复制高收入国家当年的成功经验,必须更多地依赖自己的创新能力,从而也不可避免地走弯路。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5年最新数据,以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2014年人均GDP为12,879.8美元。

  “如果以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中国人均GDP确实在12,000美元左右,那么中国目前GDP增速放缓是正常的,中国确实处在那些多数高收入国家曾经历过的增长放缓阶段。”帕金斯说。

  导致中国经济放缓有诸多原因。从供给方面看,之所以增长放缓,是因为全要素生产率增速正在放缓,而随着劳动力增长的放缓,要想GDP保持近两位数的增长,全要素生产率必须实现增长。

  上世纪80年代以及21世纪的前几年,由于对交通基础设施以及住房的需求旺盛,投资回报率和全要素生产率得以保持较高的水平。然而,在目前和未来数年,投资在GDP占比过高带来的将是投资回报率和全要素生产率的降低。

  帕金斯预计,在2006年至2025年的20年时间里,投资占GDP的比重将会略微下降,增加的资本投资产生的效率将大不如前。而这意味着,要保持GDP增速在9%左右,未来10到20年时间里,全要素生产率的年增速必须在3.6%至4.9%之间。然而,从近几年的情况看,中国全要素增长率要比这一水平低得多,目前在1%左右。

  如果将总体劳动力开始下降这一因素考虑在内,加上投资占比不再上升,GDP增速要维持6%左右的增速,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速必须达到2.1%的水平。帕金斯认为,这并不是一个预期,而是要表明,如果要实现这样一个经济增长目标,中国必须要保持较高的生产率水平。

  从需求方面看,由于家庭收入占GDP比重较低,这就要求中国必须在交通基础设施以及住房方面保持异常高的投资率,才能推动经济的快速增长,然而这两个领域快速增长的时期已经终结,从而拖累了经济的增长。

  BWCHINESE中文网(ID:bwchinesewx)预计,在未来一二十年的时间里,中国GDP增速可能维持在5%-6%的水平,如果未来几年内政府推出财政刺激政策,增速也许会更高一些。

  变脸二:“三驾马车”让位于“三大发动机”

  长期以来,很多人根据宏观经济学特别是凯恩斯理论的基本原理,将出口、投资、消费“三驾马车”作为经济发展的根本动力,反复在增加出口和扩大内需上做文章。

  其实,“三驾马车”只是GDP的三大组成部分,只是应对宏观经济波动的需求边短期动力,只是经济增长的结果而非原因,制度变革、结构优化和要素升级“三大发动机”才是经济发展的根本动力。

  “三大发动机”是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根据自己提出的人本发展理论(或“五人理论”,即满足人、依靠人、制度引导人、资源装备人、分工安置人),对经济发展动力的新概括。

  制度变革、结构优化和要素升级“三大发动机”与新一届中央领导强调的释放改革红利、推进结构调整、强化创新驱动(简言之,改革、转型、创新)是基本吻合的。

  制度变革即制度改革,这里的制度包括法律法规、标准规则、政府等组织、市场机制、宏观政策等有形制度、文化制度等无形制度,以及各种制度的实施机制。

  结构优化包括产业结构优化(新型工业化、产业转型升级等)、区域结构优化(新型城镇化、区域经济一体化等)、消费结构优化(消费结构升级)等。

  要素升级包括技术进步、人力资本提升和信息化等。要素升级与要素投入有区别,劳动力、资金、技术等要素投入只是要素投入量的增加,要素升级则是技术、人力资本等要素的质的提升。

  目前,中国经济正处于向新常态过渡的关键时期,寻找经济发展的新动力(310328,基金吧)是向新常态过渡的关键,如何找准新动力又是寻找新动力的关键。找准新动力不能想当然拍脑袋,或仅根据经验进行判断,还要将找新动力建立在坚实的理论分析基础上。

  李佐军认为,过去一段时期,我们囿于既有的部分理论,将视野局限在需求边短期动力——“三驾马车”上,外需不行了,就扩大内需,投资不行了,就扩大消费,结果是过度依赖货币政策、金融政策、财税政策、投资政策等来拉动经济增长,虽然带来了短期立竿见影的增长,但也带来了很大的副作用和后遗症,以至于现在不得不花较长的时间对前期刺激政策进行消化,不得不全力应对高房价、高负债、高产能过剩等经济风险。

  鉴此,当前和今后我们要优先推进经济发展动力结构的转型,从主要依靠“三驾马车”转向主要依靠“三大发动机”,特别是要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四中全会部署,紧紧抓住全面改革这个“牛鼻子”,推进经济全面转型,强化创新驱动,努力使中国经济较快地进入到一个好的新常态中。

关键词: 发改委 GDP 去产能 德国
分享到:
[责任编辑:李胜军]
免责声明:本站除了于正文特别标明中装新网原创稿件的内容,其他均来自于网友投稿或互联网,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全部或者部分文字、图片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所发布图片或文字内容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本站工作人员予以解决。QQ:2853295616 手机:15801363651。